首頁|滾動|國內|國際|運營|制造|監管|原創|業務|技術|報告|測試|博客|特約記者
手機|互聯網|IT|5G|光通信|LTE|云計算|芯片|電源|虛擬運營商|移動互聯網|會展
首頁 >> 制造 >> 正文

任正非:堅定不移擁抱全世界最先進的文明

2019年12月18日 11:19  CCTIME飛象網  

飛象網訊 (一飛/文)12月11日,任正非在深圳接受拉美、西班牙媒體采訪。在采訪中,他表示,其實華為過去是一家很窮的公司,并不是像美國公司一樣積累了大量現金。大家知道,做一顆CPU是很難的,全世界除了英特爾非常成功外,其他公司很難做出CPU來。我們這么窮的公司也要把CPU做出來,備份,使我們有安全感,大家想想這有多難,而且不僅是做了CPU,還有NPUGPU、昇騰、鯤鵬……都做出來了,這些沒有十幾年的準備是做不出來的。所以,即使離開美國的供給,我們是能獨立對客戶提供服務的。但是我們依然擁抱與美國公司合作,只要美國公司給我們供應的器件,我們還是大規模采用。我們的自立并不是我們的長遠方針,還是堅定不移擁抱全球化。

他還表示,華為在世界各國發展的思路是:絕不干預世界各國的政治,僅僅是作為一個商人來銷售設備,也給企業提出一些解決方案,讓它們在此基礎上有更好的發展模式。

談到美國的實體清單和鴻蒙系統,任正非表示,第一,美國實體清單是否延期,對我們已經沒有影響了。第二,鴻蒙系統對每個國家都是開源的,支持各個國家的中小企業在這個平臺上創新。我們有一個深度學習的集群也在松山湖,這個集群是可以賣給各個國家的,各個國家在集群上自我學習、深度學習,就形成了各個國家自己的數字主權。我們支持各個國家形成自己的數字主權。

以下為采訪全文:

任總接受拉美、西班牙媒體采訪紀要

2019年12月11日,深圳

1、西班牙《阿貝賽報》:非常感謝能問第一個問題。任總,怎么向外界澄清華為不受中國政府的干涉呢?可不可以說上市是一個好辦法呢?另外,在中國,能否確保一家企業是完全獨立的呢?

任正非:如果上市是好辦法,為什么華爾街經常有公司崩潰、垮掉呢?華為公司生長在中國的土地上,必然要遵守中國的法律,同時也要遵守其他業務所在國的法律。因此,我們是在致力于遵守適用的世界各國法律以及國際法的基礎下運營的。判斷我們是不是一家好公司,要看我們的行動和做事的結果,而不是我們上市與否。

西班牙《阿貝賽報》:我的問題的第二部分,在中國,企業有沒有可能完全獨立于中國政府和中國共產黨?

任正非:是完全獨立的。因為中國有法律保障,企業經營權、所有權在國家法律的邊界下,是各自獨立的。

2、阿根廷《號角報》:我是來自于阿根廷的記者,我想向您提問的和我們國家的國情有關。據我了解,華為在海外的分公司當中是選擇了阿根廷作為第一家進行新管理制度的試點,為什么選擇阿根廷呢?是不是因為我們國家經歷了很多金融動蕩,比如最近的貨幣貶值和高通脹?

任正非:我們選擇在阿根廷做“合同在代表處審結”試點,首先是因為拉美大區前任總裁已經開始在阿根廷試點了,繼任的拉美大區總裁也建議選擇繼續在阿根廷試點。阿根廷在這個時期也面臨很多挑戰,在復雜經濟環境下,檢驗我們的改革是否成功就具有更大的說服力,所以我們接著前任改革繼續往前試點。現在來看,阿根廷試點是比較成功的,目前全世界有二十多個國家的代表處在推廣阿根廷試點的經驗。

第二,我個人對阿根廷有偏好,我喜歡阿根廷這個國家,不僅是你們的踢踏舞,更重要是你們的牛肉,你們的烤肉太好吃了,就想借機去吃一頓。阿根廷未來發展的一個希望在于加強與中國的開放與合作。中國需要阿根廷的大豆、牛肉……很多好東西,阿根廷要加大對中國的出售,互相促進兩國經濟發展。我個人參觀過阿根廷幾個私人農場,回國后經常給中國政府推薦阿根廷私人農場的管理方法。中國也有喂牛的,那叫牧民;但阿根廷農場主喂牛,他們是在做科學研究,他們家里有實驗室,自己在做胚胎研究、基因研究,這就是牧業現代化。所以,中國的農村還要繼續產業升級,農村應該與農業科研機構進行合作。阿根廷有非常多的東西值得我們學習。

阿根廷處在世界之角,它的安全保障是由地緣形成的。即使世界中心發生很大戰爭,阿根廷也會安然無恙。所以,阿根廷可以更多地把國民財富投資用于教育、醫療……各種研究上。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阿根廷作出了很大貢獻,幾千萬反法西斯的戰士是穿著阿根廷羊毛編織的大衣、吃著阿根廷牛肉,打贏了這場戰爭。阿根廷在四十年代末期、五十年代初期居于世界富裕水平的前列,我希望阿根廷能重現繁榮。

3、西班牙埃菲通訊社:任總下午好,非常感謝您抽時間接待我們,我來自西班牙,不知道西班牙這個國家是不是和阿根廷一樣給您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印象,但是在西班牙有很多運營商使用了華為的設備,而且跟華為簽訂了很多5G合同,比如沃達豐就是其中一家非常重要的運營商。但是最近我們了解到,西班牙的國防部建議他們的員工不要在辦公區域使用華為的設備,這就意味著其實有很多的公共辦公機構的區域都不能使用華為設備,這一點是不是說明西班牙作為國家,對于華為的信任降低了呢?這是由于什么原因引起的呢?

任正非:第一,我們沒有遭到國防部的否決,也沒有收到國防部和其他公共機構給我們類似的通知,所以我們繼續高標準對西班牙提供服務。

第二,西班牙是一個非常偉大的國家,因為西班牙曾經推動過大航海和發現了新大陸。地球為什么有東半球、西半球?西班牙和葡萄牙在瓜分世界時,畫了一條子午線,就分為了東半球、西半球。我們在學大國崛起的歷史的時候,也學到了西班牙歷史上是怎么崛起的,你們在開辟新航線的時候,是乘著木帆船走向全世界的。從歐洲到亞洲的海路上,總共沉沒了350萬艘船,應該說這些船中有相當大一部分是西班牙的船,你們這種奮斗精神是值得我們學習的。

西班牙大膽采用了華為的5G,華為5G應該是當代世界上最好的5G“船”,輕易不會沉沒,會把西班牙文明帶給全世界。5G給人類帶來什么未來?它主要是支撐人工智能,在人工智能的使用中,可以出現無人農場、遠距離操作的礦山/港口……,西班牙的豬肉應該可以大規模出口到中國,改善我們兩國的貿易。西班牙的教育也很發達,應該到中國來發展教育產業,這些不需要消耗多少物資,但是可以獲得合理的經濟回報,改變兩國的貿易逆差。

我們每年在巴塞羅那參加世界移動大會,得到了西班牙非常好的服務,我們有些活動是在“高迪之家”舉行的,我們從馬路邊下車以后,要走十幾公尺進“高迪之家”,西班牙女郎接送我們的優雅服務,在這十幾公尺的路上盡顯百年風采。我回國后經常給國人講,即使中國開始富裕起來了,但是要達到這樣的風采,不是幾十年就能追上的。中國和西班牙都要找到各自的突出優點,優點互相滲透,形成一種更新的友誼和文化。

西班牙埃菲通訊社:我非常關心我問題里面提到的,西班牙有沒有失去對華為的信心?

任正非:不會。因為對華為的信心不在于“你給我說,我給你說”,而在于實際表現出的結果,西班牙的5G網絡可能開拓出歐洲最好的網絡。

4、西班牙《拓展報》:任總,目前我們看到中國和美國之間有著很多的摩擦和沖突,關于華為和技術優勢。在這樣的環境之下,很多人都擔憂,是不是世界上會形成兩個科技的陣營,一個是受中國影響的、一個是受美國影響的,就像冷戰時代的柏林墻一樣,這兩個數字的世界或者技術的世界是互相不兼容的、也是不了解的,您是怎么看這個觀點?

任正非:我認為不可能形成兩個世界。“柏林墻”出現是在物理時代,墻可以將物理世界分隔;而現在是信息時代、數字時代,墻是擋不住的。

如果分裂成兩個世界,對誰最不利?美國。美國很多企業是全世界最領先的,如果它們不把產品賣給一部分國家、地區,它們是自己在收縮自己的市場規模,它們的財務報表會受不了。美國企業一旦退出一些國家、地區的市場,這些市場上就會冒起來其他替代者,所以分裂后是美國企業的損失最大,它們是不會同意這樣做的。

另一方面,由于科學家論文都在網上飄蕩,未來科技的創新還是在統一的理論基礎和基礎技術研究之上,只是在商業應用層面增加了一些競爭性企業。企業有競爭,一定是促進產品的質量更好、價格更低。

所以,我認為不會分裂成兩個科技世界。

5、墨西哥《拓展》雜志:現在墨西哥正在和美國、加拿大最終要達成新一版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目前華為和美國、加拿大這兩個國家都有非常復雜的情況,這一點是不是會意味著華為在墨西哥也會受到影響,尤其是墨西哥也有拉美非常重要的運營商,如美洲移動通訊?

任正非:我相信美國對華為的制裁不會影響到墨西哥。面向未來幾十年,人類社會面臨的最大課題是人工智能的使用,大家認為人工智能的創造力會讓率先應用的公司獲得很大盈利,但應用人工智能技術的國家會獲得更大的收獲。發展中國家應該大規模發展基礎教育,提高全民文化素質,以適應未來新的信息社會;大規模興辦職業學校,適應新的人工智能企業的駕馭能力。如果新的北美自由貿易協議能達成,我認為是非常好的,美國、加拿大都不太適合發展制造業,墨西哥可以大規模發展制造業,如果制造業將來是以人工智能為基礎,墨西哥會放出燦爛的光芒,像瑪雅文化一樣的光芒。

你們參觀過我們的生產線嗎?我們現在的生產線還不是完全人工智能,只是少量人工智能。明年這個時候你們再來,我們又新建了幾百條這樣的生產線,人更少了,全部是由5G來管理。歡迎明年這個時候再來,或者你們的企業家與你們一起再來。

墨西哥《拓展》雜志:墨西哥有一個運營商叫美洲移動通信,它的老板是卡洛斯·斯利姆,不知道他是不是華為的客戶,也不知道他跟你們關系怎樣?

任正非:他是我們的客戶,我與他的個人關系很好。

6、西班牙《世界報》:在中國的社交網絡上和官方媒體上最近出現了批評華為的聲音,您覺得這會不會對華為產生影響?

任正非:華為過去一段時間紅得發紫,如果大家黑一下華為,華為的顏色就變灰一些,恢復了本色。華為本色就是灰色,并不是什么紅得發紫。在社會認為華為很好的時候,實際上華為本身也是矛盾重重的。

7、西班牙《國家報》:我想向任先生請教一下新疆的問題,最近我們看到了一些信息,認為華為參與了中國政府對新疆居民的控制,我想問的問題,華為公司內部對于自己的產品和技術將來在市場上的用途有沒有一個把控,因為如果說用做這樣的用途的話,顯然是給美國政府留下了口實。

任正非:就像西班牙的汽車,你們確定只能賣給誰或不能賣給誰?這是一樣的道理。我們賣的只是“汽車”,“汽車”裝什么貨是司機說了算,我們不能在賣“汽車”的時候,同時又賣一個司機過去。

西班牙《國家報》:現在我覺得這個情況有點不太一樣,華為的技術在我剛才提到的這個事件里面不是銷售給一個普通的用戶,而是銷售給了政府。

任正非:美國的武器也是銷售給中東政府。大家可以比較一下,是美國處理中東問題的方式對中東人民好一些,還是中國處理新疆問題的方式對新疆人民好一些?

西班牙《國家報》:其實現在美國政府對于華為最重要的指責,就是認為華為不是一個可信的企業,如果說華為涉及這樣的向中國政府銷售一些設備用于控制新疆人口的話,那豈不是給了美國政府一些借口嗎?

任正非:汽車產業有這個問題,做槍炮的產業也有這個問題。所以,美國不能自身站在道德制高點上。

8、秘魯《秘魯人報》:任先生您好,我是來自于秘魯的記者,我想問一下華為在南美地區有什么樣的規劃?因為其實秘魯和中國之間都是文明古國,我們有印加文化,同時秘魯和中國之間還簽訂了自由貿易協定,對于安第斯地區,也就是南美洲地區,華為有什么樣的規劃?

任正非:一千多年前的中國曾是一個發達國家,但是最近幾百年衰落了,變成了一個貧困國家。開放改革以后,中國才恢復發展。這幾百年來發生了什么狀況?英國發明了火車、輪船,當時中國的運輸工具還是馬車,馬車沒有火車跑得快,沒有輪船裝得多,歐洲迅速通過工業化積累了它們強大的實力,中國還處于比較落后的農業社會。在我的年輕時代,中國耕地還不是靠拖拉機,而是一家一戶用人力、畜力、簡單農具耕種,也沒有很好的種子。這兩種差別,使得歐洲崛起了,中國落后了。

現在世界已經不是以地緣方式發展,通信網絡包括5G網絡是可以在世界同時發展的,它改變了信息速度的快慢,建5G就像大家同時都是火車、輪船,所以它會促進拉丁美洲的巨大進步。我去過馬丘比丘,對3500年前的印加文明達到這樣的高度是震撼的。拉丁美洲有富饒的礦場、土地、森林、河流……,如果都以人工智能的方式開采,會使拉丁美洲產生非常燦爛的繁榮。新技術的出現,使得各個國家的追趕步伐加快。真正要落實的就是發展中小學的基礎教育,提高人民文化素質,大力發展技術職業學校,培養駕馭未來社會的人才。依托你們的各種財富,出現一種燦爛的振興。

9、哥倫比亞《作品集報》:由于中美之間出現的沖突,還有華為受到美國的制裁,可能華為和美國的合作伙伴之間關系也受到了一些影響,比如和Google之間的合作關系,但是您在之前很多場合都表示,華為已經做好了準備,有一個備用的計劃或者備胎計劃。但是我想今天有機會見到您,能夠從您這兒獲得第一手的資料,看看有沒有關于備用計劃或者備胎計劃更詳細的情況。

任正非:其實華為過去是一家很窮的公司,并不是像美國公司一樣積累了大量現金。大家知道,做一顆CPU是很難的,全世界除了英特爾非常成功外,其他公司很難做出CPU來。我們這么窮的公司也要把CPU做出來,備份,使我們有安全感,大家想想這有多難,而且不僅是做了CPU,還有NPU、GPU、昇騰、鯤鵬……都做出來了,這些沒有十幾年的準備是做不出來的。所以,即使離開美國的供給,我們是能獨立對客戶提供服務的。但是我們依然擁抱與美國公司合作,只要美國公司給我們供應的器件,我們還是大規模采用。我們的自立并不是我們的長遠方針,還是堅定不移擁抱全球化。

10、智利《三點鐘報》:之前美國國務卿在訪問智利的時候,在我們首都圣地亞哥發表了一段演講,他說到中國企業在拉美投資只會給拉美帶來腐蝕性的資本,而且會促生當地的腐敗,會影響當地政府的治理。盡管如此,我們的總統在蓬佩奧訪問智利之后還來到了中國訪問,而且在深圳還會見了華為的高管,您怎么看?

任正非:拉美曾經有過很多“陷阱”,比如中等收入陷阱、貧富分化陷阱、金融危機陷阱等,其實這都是美國的門羅主義造成的,美國主要想控制拉美這個“后院”,造成了這些后果。現在中國也在拉美投資,但是主權在拉美,中國在拉美的投資是幫助拉美跳出這些陷阱的梯子。

我認為,拉美是有可能大規模友好發展的。比如中國逐漸轉變成一個工業化國家,需要大量的糧食、肉類、油類……,拉美可以對中國出口農業。拉美土地非常肥沃,二三十年前我第一次去智利,有人問我“你是否準備在這里買塊地,定居智利?”智利的美麗讓我很動心,玫瑰花都是很大一朵的。只要拉美國家本著自己的國家主權,加快開發和生產,就有利于經濟發展。

智利《三點鐘報》:您對于我們總統的反應有什么樣的評論?其實他是蓬佩奧去智利一周以后就來中國訪問,而且還和華為高管進行了交流。

任正非:皮涅拉總統提出“數字矩陣”是非常正確的,我們支持每個國家擁有自己的數字主權。智利國土面積很大、資源豐富,但人口很少,更迫切需要人工智能,總統提的“數字矩陣”就是給人工智能一個支撐平臺。每個國家要站在自己國家有沒有利益的基礎上來選擇發展道路和伙伴,而不是選擇意識形態跟著哪個國家走,就放棄自己國家的發展計劃。

華為在世界各國發展的思路是:絕不干預世界各國的政治,僅僅是作為一個商人來銷售設備,也給企業提出一些解決方案,讓它們在此基礎上有更好的發展模式。舉一個對拉美所有國家都適用的例子,我們公司發明了一個“牛聯網”,在牛的身上裝上傳感器,把牛連接到網上,可以監測到牛什么時間是最好的產奶時間,通知它回到擠奶的地方來擠奶,這樣一頭牛每月能多擠價值156元人民幣的奶。電信運營商通過出租設備,能分取20元的利益。因此,我們不是在意識形態下去改變別人,而是完全在沒有意識形態的領域努力發展生產。你們也看到了我們的無人采礦設備,我們5G時延可以低于5毫秒,也就是說,與肉眼看到的作業速度幾乎一樣,這樣就可以出現無人礦山、無人農場……。

11、西班牙廣播電視公司:任先生您好,非常感謝您接待我們。我有一個問題,您覺得是不是有一個很悖論的現象,就是華為作為一家中國企業正在引領5G的發展,但同時中國又是一個對互聯網控制極為嚴密的國家,我們這些人不得不使用VPN來上一些網站。

任正非:我們不是從事信息服務,而是從事硬件設備生產,和互聯網沒有密切關系。就像交通一樣,是高速公路和汽車的關系,我們在建高速公路,與路上跑什么汽車沒有關系。因此,不存在悖論。

西班牙廣播電視公司:如果高速公路上沒有汽車,那豈不是也是一個悖論嗎?

任正非:我們認為,高速公路在修路時也要考慮這個國家的國情。比如,像瑞士這樣的發達國家,它要推進人工智能,沒有5G不行。它的5G要選最好的,因為華為是最好的,所以我們能支持它的發展。將來其他國家也會看見,原來用華為5G的國家發展那么好,它們也會用。這是有帶動作用的。

12、巴西《經濟價值報》:我是來自巴西的記者,我有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關于5G,實際上我們整個拉丁美洲可以說受到歐美特別是美國的影響比較大,而近期來自中國的投資也是逐漸地走進巴西、走進拉美,特別是目前中國已經成為巴西的第一大投資來源國。我們也知道,在明年也就是2020年巴西即將舉行5G第一輪招標,但是在巴西本地運營商施壓之下,這輪招標很可能會推遲。我想請問一下任總,在這一大背景之下,華為對于這個的態度是如何?并且我們考慮到巴西新一屆的政府此前曾經釋放過對中國的一些敵對的信號,這是否對于華為參加巴西5G的招標有影響?第二個問題是5G在巴西的使用,因為我們知道巴西是一個幅員遼闊的國家,而且發展不平衡,特別是在那些發展較為落后的地區急需5G,但是資金卻是我們面臨的一個較大問題,在這一過程中間,華為是否可以提供相應的資金支持呢?

任正非:巴西是一個偉大的國家,我不知道上帝為什么給巴西這么好一塊地方。我到巴西去,巴西的富饒令人震撼,比如旱季稻種子撒下去,就能收回450公斤糧食;魚鉤剛放下去,河里的魚就上鉤了。大自然給了巴西非常好的自然條件,使巴西衣食無憂,所以巴西超越美國的動力就不足了。

現在出現5G時代,5G可以帶給巴西更快的前進。巴西法律非常復雜,對產業的發展是有壓力的,這是物理性的。數字性的呢?數字都可以預先按照巴西法律設計好,數字會使巴西法律的很多障礙得到比較好的解決。使用人工智能以后,會大大提高工廠的生產效率,使產業需要的人工大大減少,甚至將來淡水河谷只需要幾百人,這樣與勞工的矛盾會得到妥善解決,產業發展會加速。有人問“那不需要勞工,怎么行呢?”人工智能使總財富大幅度增加,政府可以通過財富分配,在體驗性產業大大發展,比如桑巴舞、足球……等,因為這些產業是不能用人工智能取代的。所以,這些新技術對巴西很重要。

新技術不是只有華為一家擁有,擁有的廠家很多,你也可以選其他廠家。新技術最主要是促進了社會發展,促進了產業進步,使更多人擺脫貧困。

巴西《經濟價值報》:我再做一個補充,之前我也曾在問題中提到,巴西的波薩諾瓦政府在上任之初曾經表達過對中國的敵對態度,我想問的是,巴西政府的這一態度,是否會影響華為在巴西的發展?另外補充一點,剛才也說到對于巴西很多的貧困地區他們需要5G的發展,但是資金是他們巨大的缺口,請問華為在巴西的發展是否也可以提供一些資金上的支持呢?

任正非:第一,總統的看法是歷史性、階段性的,隨著對我們的了解越來越充分,他也不會是原來的想法。第二,不會影響到我們在巴西的發展。窮困地區要與巴西金融機構商量,看需要用什么方法解決,邊遠地區的通信永遠都是全世界的一個困難問題。

13、西班牙《阿貝賽報》:任先生,您作為一位父親,您的女兒孟晚舟在加拿大已經被扣留了一年的時間,我想了解一下,您有沒有去看過她,或者您現在對于海外旅行有沒有一些不方便之處?

任正非:我沒有去看過她,她媽媽在那邊陪她。我沒有受到什么影響。

西班牙《阿貝賽報》:您對于出國有沒有一些擔憂,擔憂有可能也被扣留?

任正非:沒有。

14、西班牙埃菲通訊社:第一個問題,剛才第一輪的時候有一個同事提問關于中國互聯網控制和審查的問題,您贊成這種做法嗎?

任正非:我們不是從事互聯網的公司,我對這件事情沒有研究。就像美國不允許華為進入美國一樣,各個國家有自己的主權決定。

15、西班牙埃菲通訊社:還有一個問題是關于中美之間的貿易戰,現在的情況,我們當然是希望中美最后能達成一致,停止貿易戰。但是如果說不能達成一致的話,您覺得在這樣的貿易戰或者技術戰背景之下,最終取勝的是中國還是美國?另外,我想問的是,對于華為這樣的企業,現在華為是一個中國企業,如果華為有可能成立在一個資本主義環境中,華為的成長是不是會更好呢?還是說不如在社會主義環境下?

任正非:這兩個假設都不存在,所以我無法回答。中美貿易戰到底誰勝誰負、它們為什么打仗,我也不知道。發起這場“戰爭”的人,他是不是已經后悔了?他是不是有把握獲取勝利?我不知道。我們在美國銷售為零,所以它們打成什么樣子,與我們沒有關系。

16、智利《三點鐘報》:我是來自于智利的記者,我想問一下智利正在大力推動互聯互通的發展,特別希望能夠把我們和亞洲地區聯系得更加緊密,通過海底光纜的形式。同時智利還希望在拉丁美洲地區成為引領5G發展的國家,您怎么評價呢?

任正非:我絕對相信智利能實現你們的理想和目標。亞洲是一個人口密集、需求旺盛的地方,智利用海底光纜連接起來,就像直達輪船運貨一樣,減少了各種中轉的麻煩,從而使智利的經濟與發展加速。所以,你們總統提出“數字矩陣”的看法非常英明。

智利《三點鐘報》:華為要扮演什么樣的角色呢?

任正非:華為作為一個供應商,積極參與競爭。如果你們選擇我們,我們就積極做好,而且要做到世界最好。

17、秘魯《秘魯人報》:我是來自于秘魯的記者,我想問一下您創立華為的時候,當時的理想應該到現在都已經實現了,華為已經成為一個非常成功的公司。那您還有什么樣的動力,繼續在這么一個復雜的環境下引領華為向前發展和前進呢?

任正非:可能因為美國總打壓我們,讓我產生了動力。本來我都準備退休了,然后他打我一下,又讓我留下給公共關系部打工。

18、西班牙《國家報》:我是來自于西班牙的記者,剛才您表示了愿意為智利提供和亞洲連接的相關設備和服務,那么對于西班牙的運營商,比如西班牙電信,他不僅在西班牙國內有自己的運營業務,而且在拉丁美洲也有很多業務,華為是不是愿意支持西班牙電信在拉美建設5G網絡?

任正非:第一,我們在西班牙的5G會建成歐洲最好的5G網絡,可以在歐洲做成一個樣板,這點我們很有信心;第二,我們在拉丁美洲與Telefonica有合作,也支持Telefonica在拉丁美洲發展。

19、墨西哥《拓展》雜志:我有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關于華為的鴻蒙系統,華為鴻蒙系統和Google的Android系統之間是一個什么樣的關系?是用來代替Android的嗎?第二,如果華為要發展鴻蒙系統的話,會不會在將來邀請其他的廠商也生產鴻蒙終端?還有一個問題,目前美國正在給華為的臨時許可證延期,如果有一天不延期了,會不會對華為的終端業務產生巨大的影響?尤其是在海外市場,比如華為的智能手機不能使用Google的相關服務?

任正非:第一,美國實體清單是否延期,對我們已經沒有影響了。第二,鴻蒙系統對每個國家都是開源的,支持各個國家的中小企業在這個平臺上創新。我們有一個深度學習的集群也在松山湖,這個集群是可以賣給各個國家的,各個國家在集群上自我學習、深度學習,就形成了各個國家自己的數字主權。我們支持各個國家形成自己的數字主權。

這幾百年的工業革命和資本主義革命,它所確定的是物理主權。現在出現數字社會、數字財富,數字主權應該如何歸屬?我們支持每個國家數字主權的訴求,我們也在探討實現數字主權的方法。

20、墨西哥《拓展》雜志:我認為現在華為有兩方面的工作要做,一方面是技術方面的,在技術方面其實華為已經非常領先了,盡管受到一些美國的制裁,依然是領先其他的競爭對手。另外一方面,所謂的政治方面,由于特朗普總統引發了貿易戰,引發了對華為的制裁,我相信華為在政治方面面臨著很大的挑戰。華為是不是打算改變自己的戰略,向游說等活動投入更多的精力?

任正非:戰略不會改變。第一,墨西哥是華為拉美地區的技術中心、服務中心和生產中心,也是未來新業務的云中心。我們已與墨西哥十幾所大學合作建立了ICT學院,培養未來的種子,近十年來,我們培養了一萬多本地ICT人才。我們支持墨西哥政府的全民網絡覆蓋計劃,加快4G、5G對墨西哥的覆蓋,夯實數字化經濟底座。

第二,解決華為與美國之間的關系問題,還是靠客戶對我們的信任。如果我們與美國關系很好,但客戶對我們不信任,關系好也沒有用,就垮下來了;客戶認同我們,美國打一打就打一打,可能它打累了就不打了。

墨西哥《拓展》雜志:也就是說不會改變戰略是嗎?

任正非:不會。

21、哥倫比亞《作品集報》:我想問的是鑒于目前的情況,在華為的終端業務當中,華為是不是終端這塊會越來越變成一個封閉的系統,也就是說,不管是產品還是生態都不包含任何美國的部件,也不包含任何美國的軟件和應用,成為一個完全獨立的中國的封閉的華為系統?

任正非:不會這樣的。在美國不供應的情況下,我們用自己的部件生產,這是一個權宜措施,是短期行為。我們還是要堅定不移擁抱全世界最先進的文明。我們的新操作系統不只是給手機提供使用,而是穿越了所有物聯網到各種顯示系統,所以我們不會變成一個封閉系統。

22、西班牙《世界報》:我覺得您除了是華為這家企業的創始人之外,在中國您也是一個非常知名、非常有影響力的人物。目前我們有消息稱北約剛剛出臺了一個政策,將中國認定為對于北約重大的威脅和挑戰,您對這點有什么樣的意見?

任正非:我沒有看到這個說法。只看北約討論中說,中國對北約而言,是建設性的關系還是競爭性的關系?北約在討論時并沒有把中國說成是一個對手。因為中國和北約沒有地緣相接,沒有利益沖突,5G也是一個貢獻,并非傷害。我認為,不會影響我們在歐洲的市場。

23、巴西《經濟價值報》:我所問的問題是關于人工智能的,因為剛才任總在談話中非常看好人工智能在未來的發展,回到我們所在的拉丁美洲,實際上拉丁美洲的發展也是顯現了不平衡的態勢,包括很多國家有很多人游行示威,包括在這方面出現了很多虛假的新聞。我想問的是,人工智能是否可以真正地幫助到我們,至少避免虛假新聞?另外,人工智能是否可以真正地成為一個負責任的人工智能系統,也就是說它既能夠促進科技的發展,同時又能夠避免我們拉丁美洲國家更多的失業情況?

任正非:首先,我沒有研究社會問題,我研究的人工智能是在工業和農業中提高生產效率的問題。虛假新聞也不只是在拉丁美洲出現,中國的虛假新聞也很多。過去媒體人員是想在新聞中暴露社會的真實性,現在的新聞很多是為了吸引眼球,最真實的新聞也被大家摻了“醬油”和“醋”,還有的是根本沒有內容,只放“醬油”和“醋”。在虛假新聞的問題上,人工智能是很難處理的,主要還是靠法律來管制。

人工智能能增加財富創造,但也有人說可能會導致很多人失業,那么各國就應該把基礎教育放在優先發展的計劃上,提高全民族素質,并大量辦職業學校,讓他們有就業的技能。

有時候歷史的發展與人們的預測不一樣,英國在紡織機械出現的初期,也被認為很多人會失業,有人就把紡織機械砸了。事實證明,是紡織工業大發展了,并不是紡織工人失業了。未來信息社會是什么狀況呢?我們今天還不能預測,應該要做積極的引導,只有這樣,才能讓新技術既能夠為社會創造新財富,也不至于大規模破壞社會結構。

24、阿根廷《號角報》:我是來自于阿根廷的,現在阿根廷情況也是比較復雜,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我們借了很多款,我們有債務問題,所以我們在這方面非常依賴美國,希望美國能在這方面給予我們支持。為了贏得美國的支持,阿根廷有沒有可能排除中國,因此也排除華為在阿根廷建設5G網絡呢?因為美國有可能利用我們這個弱點,讓阿根廷抵制中國。

任正非:這是阿根廷人民自己的選擇,我們不會放棄在阿根廷的發展,一時的挫折不會改變我們永久的戰略。

任正非:感謝大家光臨,歡迎你們明年這個時候再來。下次來不用再普遍考察華為公司,而是重點考察人工智能,而且多花一些時間到中國其他樣板點看看人工智能是如何運用的。我們愿意為促進拉丁美洲的經濟發展做一點貢獻,世界最美的地方就是拉丁美洲。我們明年見!

記者:那我們明年見。

編 輯:霏雯
免責聲明:刊載本文目的在于傳播更多行業信息,不代表本站對讀者構成任何其它建議,請讀者僅作參考,更不能作為投資使用依據,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相關新聞              
 
人物
王志勤:今年年底5G套餐的簽約用戶數將超300萬
精彩專題
MWC19 上海 - 智聯萬物
2019年世界電信和信息社會日大會
中國電信5G創新合作大會
2019年世界移動大會
CCTIME推薦
關于我們 | 廣告報價 | 聯系我們 | 隱私聲明 | 本站地圖
CCTIME飛象網 CopyRight © 2007-2017 By CCTIME.COM
京ICP備08004280號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802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0771號
公司名稱: 北京飛象互動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未經書面許可,禁止轉載、摘編、復制、鏡像
广西快3